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90后海归回国 “放养”改“圈养”
分类:教育

图片 1面对镜头,“小海归”们很乐于表现自己

图片 2国际班图片 3师生交流图片 4学生课堂图片 5学习资料

每一年,江城的中小学都会转入一些令人瞩目的孩子:因为父母工作或学习需要出国,随行的他们也获得了国外求学的经历,见多识广,能说一口地道的外语是他们的共性,这些孩子被称为“校园小海归”,他们多集中在高校附属学校、科研单位子弟中小学、外国语学校、经济开发区的中小学里。

南方都市报讯:全英文的教材、纯英语的授课,是他们必须迈过的一道坎儿。中国学生太会考试了,互相刷分把门槛儿抬得很高,于是,想要考国外顶尖名校,依然摆脱不了应试教育。

在旁人看来,这些见多识广的“小海归”无疑是幸运的,但当重返国内的校园,他们的融合路走来似乎并不那么轻松……

身价高昂的“国际班”到底学什么?进了“国际班”,是否就相当于进了“保险箱”,一定能到国外大学深造?

A、“小海归”初现“回流潮”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广外附设外语学校(以下简称“广外外校”)、广州大学[微博]附属中学(以下简称“广大附中”)以及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国际班(以下简称“华师附中国际班”)一探究竟。

有道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数年前,武汉大学一名教授去非洲国家津巴布韦交流学习半年,她想方设法带上了正在上小学的儿子。在旁人看来,津巴布韦经济落后,完全没有必要带着孩子去“受苦”,但这名母亲没有改变主意。半年后,她和孩子回来了,与半年前相比,孩子变得开朗自信,能用英语与人对话,而那片大陆的美景也给孩子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A学什么?

让孩子出国见见世面,是不少小海归家长的最初愿望。不过,孩子在国外的生活和求学费用却不是个小数字,很多都是由家长们自己承担的。他们在国外节衣缩食,日子过得并不光鲜。看到孩子每天在进步,家长们的苦累也就烟消云散了。这些小海归在归国前,分布很广,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他们在国外呆的时间从半年到七八年不等。据了解,校园小海归多集中在高校附属学校、科研单位子弟中小学、外国语学校、经济开发区的中小学里。目前,武大附校(包括附小和附中)就有百余名小海归。

人手一部itouch,边听课边查生词

小海归选择回归国内校园,有的是因为家长结束了在国外的工作或是学习归国;有的则是家长在比对国内国外的基础教育后,深感国内的基础教育比国外学得扎实,于是选择让孩子回流,接受国内基础教育,打好扎实的理论基础,为将来的出国深造打好底子,据称这样的情况正越来越多。

这是一项“死命令”———每个学生每天要背熟80个单词,每天晚上测试,没通过的要重来。老师说,“不是我们对学生残忍,而是学生要听懂外教讲课,必须过英语关。”

B、国内外学校大不同

高高垒起的“大砖头”筑成道道“城墙”,一眼望去,只能看到头顶的黑发漂浮。埋在“书海”里的是一个个稚气的脸庞……这种景观在国际班里是从高一就开始的。

亲身体验国内外不同的教育模式,“小海归”们有何感触?日前,记者在武大外校采访时,“小海归”的回答是:总的来说,国内的教育重视理论基础,国外的教育更看重实践。

走进广大附中国际班,最先看到的是“大砖头”,那是一本本全英文教科书。“我们一年大概要学完五六本四五厘米厚的课本,比如,一本微积分就有1000多页。”学生小林比划着告诉记者,如果要申请到全美排名前20的大学,估计三年里要啃十几本这样的“大部头”。

1.国外学习“很轻松”

大多数学校在国际课程的选修上,都是使用国外的原版英文教材,每本教材五六百元至上千元不等。

黄雪瑶和黄小瑶是一对姊妹花,姐姐读初三,妹妹读初二。在回汉就读前,他们已经在加拿大的小学校园呆了四年。回首四年的加拿大学习,姊妹俩异口同声:“很轻松!”

英语则成为学生们必须过的一道坎儿。为了帮学生迈过这道坎,广大附中国际部副主任邓德冠在高一新生入学时就下达了“死命令”,每个学生每天要背熟80个单词,每天晚上测试,没通过的要重来。

黄雪瑶告诉记者,加拿大小学生的活动特别多,学校很看重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比如平时的作业要么是查资料完成论文,要么是到校外进行实践(如话题调查),或者学生们分组完成一项课题的研究。总之不是让学生们放学后回家,趴在桌上写作业。

在广大附中国际班,地面上铺满了插座,为的是每个学生的笔记本随时随地都有充足电量,保证上网查资料以及查阅不懂的生词。同样,在广外外校,国际班的学生几乎人手一部itouch,“中加班”的班主任周老师介绍,“上课时会遇到很多英语生词,学生需要查阅。”

黄小瑶说,在加拿大时她完成的不少作业都让她印象深刻:比如去社区捡垃圾、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年底时领回饼干,到街头去卖。“我的胆子就是在卖饼干的过程中练出来的。”小瑶说。

记者旁听了广外外校国际部高二年级学生的一节数学课,发现外籍老师正在讲一元一次方程。班主任周老师说,科学(生物、化学、物理)、数学等课程必须配备中方老师再讲一次,在外教授课的基础上深入讲解。

正因为加拿大学校布置的书面作业不多,姊妹俩回到家有时间完成妈妈布置的任务:学习中文和算术。有如此基础后,姊妹俩回到国内校园,面对高节奏的学习进度,她们居然以最快的速度适应了,成绩也进入了班上前几名。

广外外校中美班的学生每天会上八节课,上午五节都是外教课,下午三节都是中文课。对于晓慧来说,最难的是化学物理生物等课程,“原本中文就很难理解了,现在还需要用英语表达出来。”

这对小姐妹告诉记者,她们的妈妈很看重国内的基础教育,“她认为国内教的理论知识丰富,有广度和深度,能够让人学得更加扎实。她老是说,一些在国内数学一般的中国孩子去了国外,往往会被当作是数学天才。”正因为如此,这位母亲在加拿大一拿到‘绿卡’,便带着两个女儿转校回国,一天也没多呆。她的想法是让女儿们在国内读完基础教育,将来再出国读大学。

而顶着尖子生光环入读华附AP国际班的陈欣怡,也曾被第一个AP暑假作业吓了一跳:读3本经济学书籍、3本历史书。“不仅都是全英文的,有2本还在700页以上。”欣怡吐了吐舌头,“每章读完还得用英文写读书笔记。”

“国内的学习有点辛苦,但妈妈的考虑一定是深思熟虑的。”两个女孩说。特别是即将面临中考的雪瑶,总是感觉学得还不够多,她希望抓紧时间多学些,考上一所省示范高中。

中外课程都要学

2.体育在美国是主科

在国际班,学生有着双重任务,一是参加国内的高中会考,拿到国内的高中毕业证书,二是准备考取国外大学。广大附中国际部副主任邓德冠表示,申请国外大学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必须有国内的高中毕业证书。“学生在高一、高二都要学习部分国内高中的必修课程,同时,也要学习国际课程。”邓德冠解释,学习国内必修课是因为有些知识点跟AP课程是重合的,有利于学生对AP课程的理解,同时,为了保险起见,要求学生都有国内的高中毕业证书,以免在申请国外大学时出意外。”

就读于初三的卡子彤是个混血儿,母亲是中国台湾人。三年前卡子彤从美国来到国内,就读于武大外校。一个学期后,他就能够自如地运用中文交流了。在刚结束的期中考试中,卡子彤的语文考了90多分(满分为120分),“比有些一直在国内的同学还要高,成绩还算可以吧!”卡子彤昂头笑着,有着“小海归”典型的自信。

各校国际课程中各有侧重,有的学校侧重于传统的Alevel课程,该课程是英国学生的大学入学考试课程,就像我国的高考[微博](微博)一样,该课程为学生开设数学、高等数学、物理、化学等核心课程。

卡子彤才15岁,却已经是个大高个儿了。他说在美国读书时学过游泳、橄榄球、篮球和棒球。他还记得橄榄球教练对他的“折磨”,“以前很恨他,不过现在想起来觉得他挺可爱的,不是他,我的橄榄球不会打得那么好”。

有的学校侧重于AP课程,即美国大学预修课程,完成课业后参加AP考试,得到一定的成绩后可以获得大学学分。AP课程有22个门类、37个学科,以微积AB、微积分BC、统计学、物理、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等课程为主。

在卡子彤看来,体育是美国学校的一门主科,甚至比英语、数学都重要。来到国内后,爱好体育锻炼的卡子彤有点“憋屈”:学习时间明显延长,体育锻炼的机会和时间大为减少了,一时间曾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这种感受也引起了其他小海归的共鸣。

而也有学校使用PGA国际课程,该课程的学习成绩被100多所海外大学认可,学生完成PGA课程学习后即可顺利进入国外大学就读本科学位课程。PGA国际课程主要包括英语、数学、计算机、商务学习以及独立学习技能等。

得知国内中小学因为担心学生受意外伤害,不敢让学生们加大锻炼时,卡子彤显得很不解:锻炼中受伤很常见啊,在美国的学校,每个学生都有保险,另外学校体育的安全防范工作做得非常好,所以学生们能够放心地强壮体魄。

B考什么?

3.个人兴趣在学业压力下搁浅

成绩,不再“一锤定音”

今年9月份,郭思睿回到武汉,之前他在美国已经上了一年的初一。回到武汉后,他发现自己在理科方面欠缺太多,于是在家长的安排下,又从初一读起。

“刚刚进来就开始担心自己申请不上理想的大学,因为大学AP课程很难,语言又跟不上,但我几乎没有退路了,由于国际班的学生虽然能参加国内高考,可学习的课程和内容都很不一样。”

谈到在美国学习最大的收获,郭思睿说就是发现了自己的科学兴趣。他记得妈妈一次带他去黄石国家地理公园,他被自然界的奇迹震撼了,他太想揭开其中的自然奥妙了。随后,郭思睿惊喜地发现学校图书馆里有大量科学藏书,他如饥似渴地投入进去,汲取着书中的营养。郭思睿说,因为美国的课后作业很少,有大量时间阅读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国际班”采取平时成绩、作业、出勤率、最后考试成绩的总和为最后的成绩,学习更加注重过程监督。

回到武汉后,郭思睿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课堂上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自己能够支配的时间太少,找不到前沿的科普读物,他不知道自己对科学的兴趣是否要暂搁?他坦言有点不舍。

广外外校一名外教说:“考试是一种非常低效的评估方式,知识应该以有趣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通常会布置一个很宽泛的题目,让学生做视频、采访、调查等,让他们学以致用。”

4.从“放养”到“圈养”

对此,“国际班”的学子们都感触良多。在一节英语文学课前,刘怡萱正在摆弄着手中的一幅漫画。她告诉记者,这幅漫画由5个小片段构成,每个片段都有一个关键词,到时老师也会要求自己对着漫画“看图说话”。

国外的学习由于没有压力,家长对小海归们几乎是“不管不问”,上学放学不送,作业从不插手,不操心孩子的吃穿,孩子的身心完全处于“放养”的状态。

而在该校“中加班”的戏剧课上,三五位学生组成一组,围绕“盗墓者”主题,演出一幕幕只有象声词和肢体语言的画面。在小组讨论中,老师会不时提醒他们用英语交流。

回到国内后,由于孩子学习压力陡增,家长们不得不开始操心起来。有的小海归感到不习惯,没有家长的帮助,很难独立完成颇有难度的家庭作业。 “我还是喜欢家长不怎么管我的感觉。”初二女生熊抚月曾在美国读过一年小学,刚从美国回国那阵子,看到不少同学由家长送来接去,有的家长甚至给孩子背书包、拿早餐,她觉得很别扭。在美国呆了一年,小妮子已经能够自理了。记者同这些年龄不大的孩子交流时,已经能够感觉到他们的独立和自主。

和初中时备考的心情完全不同,广外外校“中美班”的吴家恒说,现在对期末考都不怎么紧张,“因为一个学期最后的成绩,不是由最后一次考试决定的。平时做项目、课堂表现、出勤率等才是成绩组成的重头。”

本文由www.337.net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90后海归回国 “放养”改“圈养”

上一篇:乔治·布什首次公开抨击奥巴马外交政策 白宫做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