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四年前还风光无限,如今却负债超190亿,中国第
分类:集团财经

图片 1

原标题 又一巨头倒下:负债近200亿,母公司市值暴跌九成濒破产  作者 马慕杰  昔日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放弃挣扎。  2019年12月23日,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坚瑞沃能)发布管理人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存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连续三年亏损、以及因重整失败而被法院宣告破产,从而导致公司股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一个月前,坚瑞沃能发布公告表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子公司沃特玛破产清算一案。根据《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法院受理全资子公司破产清算事宜的提示性公告》,沃特玛电池对外负债约197亿元,其中拖欠559家供应商债权约54亿余元。  公开资料显示,沃特玛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最早成功研发磷酸铁锂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汽车启动电源、储能系统解决方案并率先实现规模化生产和批量应用的磷酸铁锂电池企业之一。  沃特玛也曾风光一时,在国内新能源汽车电池配套排名中位列第二。2016年,沃特玛被当时的坚瑞消防以溢价近6倍、总额为52亿元的高价收购,后者因此改名为坚瑞沃能。  然而,这场“联姻”似乎是一个魔咒。收购仅一年后,沃特玛便因持续亏损从云端跌入谷底,坚瑞沃能也逐渐被拖入了债务深渊。  目前。坚瑞沃能已经停牌。而截止停牌前一天即12月22日收盘,坚瑞沃能的市值仅39亿元,相较市值高位暴跌近9成。  曾获资本加持,位居国内动力电池前三强  作为国内最早成功研发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企业之一,沃特玛一度被外界称为行业新秀。  2002年,曾在比亚迪担任高级主管的李瑶主导成立了沃特玛,白手起家参与到动力电池行业。“这些年一直埋头干,我比较注重实干。”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李瑶的坚持与带领下,沃特玛随后的发展蒸蒸日上,还获得了资本的加持与青睐。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0年,沃特玛获得智基创投天使轮融资,此后三年又分别获得了德联资本A轮融资、长园盈佳投资B轮融资,以及京道基金的战略融资。  2015年,沃特玛专注发展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高速增长,沃特玛的出货量也水涨船高。公开资料显示,彼时,沃特玛与东风汽车、中国重汽、厦门金旅、长安跨越、大运汽车等知名车企都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主要客户几乎涵盖了国内商用新能源客车的主流品牌。  2015年12月,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研究室、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联席会的数据统计,沃特玛电池配套量国内排名第二。在《2016年度中国动力锂离子电池20强企业名单》中,沃特玛在动力锂离子电池销售收入、动力锂离子电池销售量、磷酸铁锂动力锂离子电池销售量这三个核心指标上均名列前三强。  沃特玛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沃特玛实现营收21.73亿元,净利润2.76亿元,同比增长了123倍。对于业绩暴增的原因,沃特玛称主要是得益于新能源行业的高速发展,并预计进一步实现快速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凭借着出色的成绩,当时的沃特玛又先后被上市公司宝塔实业与长园集团“相中”,但却都不了了之。  2015年4月,宝塔实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份购买沃特玛100%股权。然而,仅9天后,宝塔实业便以“经分析研究,认为资产不具备交易重组条件”为由宣布放弃本次交易。而后,长园集团公布公告表示公司计划收购沃特玛88.8889%的股权,以便进一步完善电动汽车相关产业战略布局,但这项并购交易因估值难以达成一致意见以失败告终。  深陷负债泥潭,52亿元的收购沦为“拖累”  最终,不断“求嫁”的沃特玛走向了坚瑞消防的怀抱。  2016年7月,坚瑞消防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已经核准同意其收购沃特玛100%的股权,并且双方已经完成了资产过户程序。根据此前公布的交易预案,此次收购的交易价格为52亿元。其中,现金对价12亿元,股份对价40亿元(拟8.63元/股发行4.63亿股)。同时,公司拟以9.90元/股的价格,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25亿元。  坚瑞消防始建于1999年,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紧密结合并为用户提供消防系统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2010年9月2日,坚瑞消防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首发上市,为中国A股市场消防第一股。  本次交易完成后,坚瑞消防启用了新的公司名称坚瑞沃能。同时,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成为坚瑞沃能的法定代表人,原坚瑞消防董事长郭鸿宝为公司实控人。坚瑞沃能的主营业务也从原有的消防设备和消防工程转向了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2014年长园盈佳增资沃特玛时的估值,此次交易价格对应的估值溢价将近6倍。并且,李瑶还与坚瑞沃能签订《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与《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就沃特玛的业绩做出了承诺,即沃特玛2016年-2018年三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350万元、90900万元、151800万元。  “现在资本市场好多公司经历A轮、B轮融资后的评估价差也是比较大的,新能源又是比较热的概念,这样一个估值还是能理解的。”对于沃特玛估值的暴涨,坚瑞消防曾解释称。  然而,这场看似“皆大欢喜”的“联姻”却似乎成为了一个魔咒。收购仅一年后,沃特玛便因持续的亏损从云端跌入了谷底。  根据坚瑞沃能财报,2016年,公司实现净利润4.26亿元,同比增长11倍。其中,沃特玛合并报表期间4个月实现净利润4.61亿元,使得公司经营业绩大幅增长。可好景不长,2017年下半年,沃特玛因应收账款回款较慢,从而陷入了债务困境。随后,沃特玛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2018年4月,坚瑞沃能自曝自身与沃特玛债务违约,整体债务高达221.38亿元,逾期债务19.98亿元,沃特玛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这也直接导致坚瑞沃能的发展状况持续恶化。2017-2018年,坚瑞沃能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36.89亿元、39.25亿元。这同时意味着,对赌目标公司沃特玛已无法完成业绩承诺,李瑶彼时的业绩对赌完全失败。  坚瑞沃能2019年12月23日公告显示,根据李瑶的《申明书》、《债权确认协议书》等文件,李瑶已确认沃特玛2018年度严重亏损,实际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管理人向李瑶送达了《偿还债务和履行义务通知书》,敦促李瑶根据相关协议及时履行注销或转赠股票的义务,并及时支付剩余补偿款项。  公告称,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自查发现李瑶持有的坚瑞沃能4400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 1.81%)已划转至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账户;李瑶持有的坚瑞沃能28583430 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 1.18%)已划转至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  李瑶目前账户中持有公司股份数为25775029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0.60%。其中,108500000股质押给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34570000股质押给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43000000股质押给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上质押合计186070000股,质押比例为72.19%。另外,李瑶所持前述257750290股已被福田区法院冻结。  “公司此前制定的战略出现失误。”沃特玛副总裁钟孟光曾在采访时称,2016年以来,沃特玛大幅扩大生产规模。他认为,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是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当初想以走量的方式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市场占有率。结果步子迈得太快、太激进,导致如今出现资金困难。”  不过,在业界看来,沃特玛危机的根源在于沃特玛“反向定制”的业务模式。即,沃特玛联盟与地方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沃特玛在当地投资建厂并获得政府订单。拿到订单后,由运营公司新沃运力向整车厂订车,指定车辆必须搭载沃特玛创新联盟企业提供的电池。但对此说法,坚瑞沃能给予了否认。  根据沃特玛创新联盟官网,沃特玛联盟的全称为“中国沃特玛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由沃特玛牵头,联合18家上市公司共同发起,整合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185家核心企业,共有1000余家会员企业。而随着沃特玛的破产清算,同属创新联盟的企业或将因此受到牵连。  “沃特玛之所以会陷入债务危机,是因为产品技术路线不对,相对单一。沃特玛电池主要的生产线是磷酸铁锂,能量密度较低。尤其是国家补贴政策调整后,其产品密度无法达到国家标准,导致客户不足,订单量减少,最终生产线停工。”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汽车专家张翔告诉投中网。  行业集中度提升,淘汰赛已经打响?  沃特玛的困局仅是动力电池行业的一个缩影。  不只是沃特玛,许多动力电池企业近年来的日子并不好过。根据公开信息,除了少数电池上市企业在2018年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外,超半数动力电池企业出现了净利润下滑甚至亏损,比如南都电源、超威动力等,猛狮科技更是出现了资金危机。  2018年,电池行业独角兽宁德时代也未能维持之前的高速增长。根据宁德时代年报,宁德时代2018年全年实现营收296.1亿元,同比增长48.08%;全年净利润35.8亿元,同比下滑7.71%。不过,2019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录得增长,净利润达到34.64亿元,同比增长了45.65%。其中,前两个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实现微增,第三季度出现了同比下滑。  与此同时,随着新能源汽车进入“后补贴”时期,动力电池企业数量也出现了减少。动力电池应用分会数据显示,2018年1-9月,在新能源汽车上有装机数据的动力电池企业有89家;而2019年1-9月,有装机数据的企业减少到69家。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动力电池PACK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2019年2月,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前十电池企业装机量占2月总装机量的91.81%,而前三家电池企业装机量之和占据2月总装机量的74.63%,动力电池行业集中度较高。  “预计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会缩减至二三十家。对于不少动力电池企业来说,活得好是长远目标,但首先要保证的是如何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活下来。”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曾在采访时称。  此外,伴随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领域外商投资条件的放开,2020年补贴完全取消后,国内的动力电池企业还将面临来自国外企业更直接、全方位的竞争。面对松下、LG化学、SKI等外资品牌的涌入,国内的动力电池行业也将进入加速洗牌期。  “2018年,国内的动力电池行业就已经开始出现了自行洗牌。外资投资条件门槛的放开,可能在未来还会淘汰一批中小型企业。”在张翔看来,动力电池是一个高度集中的行业,马太效应逐步显现,最终可能只能剩下5-10家。  “市场没起来,我们布局太早了。现在赶上政策大幅退坡,实际上是临时性过剩,可能一些小的企业也会面临淘汰。”李瑶曾在采访时如此表示。  但面对这场行业淘汰赛,李瑶恐怕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所全力打造的沃特玛会是最先出局的那一个。

众所周知,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之一,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迅速,也带动了动力电池的需求,以锂电池为代表的相关产业也进入了高速增长阶段。其中崛起了不少优秀的企业,如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但与此同时,也有巨头正轰然倒下。

不久前,国内电池巨头沃特玛破产清算开始被受理,据公告显示,目前沃特玛对外负债约197亿元,拖欠559家供应商债权约54亿余元。沃特玛四年前还正风光无限,但如今却落得崩盘破产的结局,不免让人十分唏嘘。

由于获得了中国一汽、东风汽车和中通客车等国内一流车企的电池采购订单,沃特玛开始驶入腾飞之路,短短几年就在动力电池的市场份额稳居行业第三。不仅如此,沃特玛为了扩大产能,提高市场份额,它不惜四处借债,仅2017年就新增债务近百亿元。而且背负着巨额债务的沃特玛营收出现了问题,这也拉开了悲剧的序幕。

沃特玛锂电池产品以磷酸铁锂为主,磷酸铁锂因为密度低,所以体积十分庞大。但随着行业发展,乘用车对电池能量密度要求逐渐提高,而三元动力电池装机量占比越来越大,沃特玛没能跟上产业发展的步伐推出三元锂电池。与此同时,旗下电池开始出现多起安全事故,受多种因素影响,沃特玛的营收开始出现大幅下滑。

沃特玛前身为乐凯电池,由李瑶在深圳创立;在此之前,李瑶在当时的电池龙头比亚迪工作过一段时间。成立初期,沃特玛就主攻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恰逢赶上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高速增长,沃特玛的发展遇到了风口。

本文由www.337.net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年前还风光无限,如今却负债超190亿,中国第

上一篇:北大女博士说股市:股票明明已经跌到历史低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