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18节 暴发 【www.337.net】罗宾·科克
分类:科技中心

据外媒报道,上周六傍晚18:23分左右,在美国佐治亚森林公园,一名37岁的男子在试图取回一架四翼无人机时死亡,另一名男子则受伤。

5月24日“想读点什么吗?”空中小姐笑容满面地问。玛丽莎点点头。她需要让自己的思绪离开旅馆中那可怕的景象。“杂志还是报纸?”空中小姐又问。“报纸吧。”玛丽莎说。“们日金山检查报》还是《纽约时报》?”玛丽莎根本无心选择。“《纽约时报》好了。”她最后说。巨大的飞机升上天空。安全带信号灯灭了。玛丽莎朝窗外望去,只见起伏的山岭绵延伸入干燥的沙漠。上了飞机总算是一种解脱。在机场时她还怕得要命,既怕被金发男子的同伙袭击,又怕被警察逮捕,所以索性躲进了厕所。她摊开报纸,扫了一眼内容提要栏。对费城和纽约的艾伯拉暴发仍有报道,登在第四版。她翻过去,只见文章报告说,费城的死亡人数增至五十八名,纽约四十九。同时新病人也有增加。对此玛丽莎不感意外。那个索引病人是耳、鼻、喉科专家。她还看到罗森堡诊所已登记破产。在同一版,有一张阿麦德-法克里医生的相片。他是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部的负责人。相配的文章说,他正在CDC调查美国艾伯拉暴发的起因。世界卫生组织担心病毒不久会横跨大西洋。说不定法克里医生能帮助自己,玛丽莎心想。拉尔夫给她联系的律师大概有办法安排自己跟法克里医生谈一谈。门铃响的时候,拉尔夫正在看积存已久的杂志。看了一眼手表,九点半了。谁会在夜里这个时候登门呢?从门上一侧的玻璃向外一看,他惊讶地看见了玛丽莎的脸。“玛丽莎!”他难以置信地喊了一声,拉开门。玛丽莎身后,一辆黄色计程车正从他那长长的弧形车道离去。玛丽莎看见他张开的双臂,直扑过去,放声大哭。“我以为你还在加州呢。”拉尔夫说。“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让我知道你要来呢?我会去机场接你的呀。”玛丽莎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抱着他哭。安全的感觉真好。“你都碰上什么事了?”他问。回答他的是更响的抽泣。“总得让我们坐下吧?”他一边说,一边扶她到沙发上,让她哭了几分钟,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除此之外,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他看着电话,盼它会响起来。他得打个电话,可是照玛丽莎目前的哭法,他是永无机会起身的。“你大概要喝点什么吧,”他问。“来点特酿法国白兰地如何?说不定它会让你镇静一点的。”玛丽莎摇摇头。“葡萄酒?我有一瓶开了的在冰箱里。”拉尔夫计穷了。玛丽莎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不过呜咽声低了些,呼吸也趋正常。五分钟又过去了。拉尔夫叹了一口气。“你的行李呢?”玛丽莎没有回答。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擦擦脸。“厨房里有点冷鸡。”玛丽莎终于坐直身子。“或许等一会儿我会想吃的。再陪我坐一会儿。我这一阵子真是吓坏了。”“那你为什么不从飞机场给我打电话呢?你的车呢?不是存在机场的吗?”“说来话长,”玛丽莎说。“我怕有人监视它。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我回了亚特兰大。”拉尔夫扬起了眉毛。“你是要留在这儿过夜了?”“要是你不介意的话,”玛丽莎说。“并非我不请自来,实在是你一直对我这么好。”“你要我开你去家里拿点用具吗?”拉尔夫问。“谢谢。不过我不想在那儿露面,就跟我不愿取车一样。要是说今夜我还想去的地方,那只有CDC了。那儿有我一个小包裹,请塔德代存的。不过说实话,我想还是一切都等明天再说吧。连见律师也在内。我希望他有办法免我坐牢。”“太严重了吧,”拉尔夫说。“我希望你是在开玩笑。是不是该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呢?”玛丽莎拿起拉尔夫的手。“会告诉你的,我保证。等我再冷静一点。或许我是该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鸡好了。”他说。“不必劳驾你。我知道厨房在哪儿。说不定我只想炒几个鸡蛋。”“那好,我过一会儿就来。我得打个电话。”玛丽莎拖着沉重的双腿穿过屋子,来到厨房。看着四面各种各样的器具,心想只做几个鸡蛋似乎是种浪费。可眼下她只想吃鸡蛋。她从冰箱取出蛋,又拿了面包,准备烤一下。这时候她想起没问拉尔夫是不是也要吃。她刚想喊,马上意识到他不会听见。她放下鸡蛋,走到电话机前。这是最新式的,内部分机间也可通话。她试着按各个按钮,看能不能揣摸出它的用法。她一边试不同的号码组合,一边叫着“哈-、哈-”。一下碰巧了,她听见拉尔夫的声音。“她不在旧金山了。”他说。“在我家。”停顿。“杰克逊,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有点歇斯底里。她只说有个包裹在CDC等她去取。好了,我不能再说了,得回到她身边去了。”停顿。“我会把她留在这里的,别担心。不过我要你尽快赶来。”停顿。“不,没有人知道她在这儿。我敢保证。再见。”玛丽莎抓紧了柜台台面,以防自己会晕倒。有如晴天霹雳,拉尔夫,这个她最信任的人,竟是他们一伙的!还有那个杰克逊,一定是她在拉尔夫家晚宴上见过的那位了。他就是医生行动大会的主席!他正来这儿。噢,上帝!知道拉尔夫正来厨房,玛丽莎迫使自己继续做菜。在往平底锅沿上磕鸡蛋时,却把壳也一起打碎在锅里了。正当拉尔夫拿着酒进来时,她手中还有另一个鸡蛋。这一次她的手稍微灵巧了一点。鸡蛋下了锅。她把它们连壳搅在一起。“闻着好香啊!”拉尔夫轻快地说。他放下给她的酒,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背。玛丽莎触电似地跳起来。“噢,你还那么紧张啊!怎样才能让你镇静下来呢?”玛丽莎没有开口。尽管她现在饥意全消,还是继续炒了鸡蛋,在烤面包上抹了黄油,又拿出果酱来。看着拉尔夫昂贵的丝织衬衫,沉甸甸的金链扣,带流苏的古西牌平底便鞋,她觉得有关他的一切都变得虚伪不堪,包括这座精心布置的屋子。它们都代表着一个富有的医生摆阔性的挥霍。就是这种医生,又在害怕新的竞争,害怕时代的变化,害怕医疗业不再是卖方市场。无庸置疑,拉尔夫也是医生行动大会的成员,也就顺理成章地支持马卡姆议员。是拉尔夫,而不是塔德,无时不知她的行踪。玛丽莎一面盛鸡蛋,一边想,即使她能逃出这儿,也无处可去。她当然不再能用拉尔夫请的律师。一知道拉尔夫的真面目,她马上想起来为什么他推荐的那个律师的名字听来耳熟了。库柏,霍杰斯、麦奎林和汉克正是医生行动大会的服务代理人!玛丽莎觉得自己落入了陷阱。对手有庞大的关系网。虽然她不清楚他们打入CDC有多深,但已确定这个集团跟那个控制着CDC财政来源的议员有关了。玛丽莎思潮起伏。她真害怕没有人会相信自己,因而更刺心地意识到自己所有的唯一铁证,那支接种枪,却还躺在特级控制实验室的某个角落里。那里,她凭亲爱的痛苦经历得知,对手也有出入权!眼下她心里像水晶般一样清楚的唯有一点,那就是得赶在杰克逊,或许还有更多的暴徒赶到之前,离开拉尔夫的家。她拿起叉子,眼前突然浮现出在旧金山那金发男子撞开浴室门的一幕。叉子当地掉在地上。她再次害怕自己会晕倒。拉尔夫抓住她的胳膊肘,扶她到餐桌上,又把食物盛进盘子,端到她面前,催她快吃。“你刚才还挺好的么,”他说。“如果你吃点东西下肚,一定会感觉更好。”他捡起叉子扔进水池,又另从抽屉里拿了一把。玛丽莎把头埋进双手。她必须控制住自己。宝贵的时间正在消失。“一点不饿吗?”拉尔夫问。“是不太饿。”玛丽莎承认说。鸡蛋的气味催人欲吐。她浑身发抖。“我楼上有镇静剂。给你来点,怎么样?”“好,”玛丽莎说。“马上就来,”拉尔夫说,搂了一下她的肩膀。这正是玛丽莎祈求的机会。等他一出门,玛丽莎就站起来抓电话。可是听不见拨号音。拉尔夫一定是把线路切断了,叫警察的希望落了空。她放下电话,在厨房里搜寻拉尔夫的汽车钥匙。找不到。下一步她去了相连的家庭娱乐室。那里有一个小花岗岩石瓮放在博古架上,里面有几把钥匙,但都不是汽车的。回到厨房,她走向通后门的小厅。那儿有一块软木记事牌,一张老式的学校用的课桌和一张梳妆台,‘另有一扇门通厕所。她先查看课桌,掀起桌面翻了一遍。只有几把老式的房门钥匙。再看小梳妆台。抽屉里是一堆手套、领带和雨具。“你找什么?”拉尔夫问,突然出现在身后。她心虚地直起身来,一边寻找借口。拉尔夫期待地望着她,右手握成拳,左手端一杯水。“我想找一件毛衣,”玛丽莎说。拉尔夫惊讶地看着她。这屋里如果有什么不对,那只能是太热了。毕竟是快到六月了。“我把厨房的暖气开大一点好了,”他说,领她回到椅子上。他伸出右手。“接着。”他在玛丽莎手掌上放了一粒胶囊,象牙白夹着红色。“戴尔曼①?”玛丽莎问。“不是说给我镇静剂吗?”①是安眠药的成药名。“这也能叫你安定下来,又能让你好好睡一觉。”拉尔夫解释说。玛丽莎摇摇头,递回胶囊,说:“还是吃镇静剂吧。”“瓦利蒙①怎么样?”①是镇静剂的成药名。“好吧。”玛丽莎说。一听到他又上了楼梯,玛丽莎便奔向前门门厅。精致的大理石半圆桌上和中央的柜子里都没有钥匙。她又飞快地打开壁橱,捏了捏上衣的口袋。也没有。她回到厨房,正好听见拉尔夫下楼来。“喏,这就是了。”他说,在玛丽莎手心放下一粒蓝色药片。“这是多大剂量的?”“十毫克。”“太多了一点吧?”“你太紧张了,它不会像平常那样影响你的。”拉尔夫说,递过来一杯水。她接了,假装吃药,却暗暗让药片进了衣袋。“现在让我们再试着吃点东西吧。”拉尔夫说。玛丽莎勉强吃了几口,一边寻思如何在杰克逊到来之前逃脱。实在是食不下咽,她放下刀叉。“还是不饿?”拉尔夫问。玛丽莎摇摇头。“那好,我们去起居室坐吧。”她也乐意远离厨房的气味。不过一坐下,拉尔夫又鼓动她喝酒。“我吃了瓦利蒙,不该喝酒的。”“一点点没关系。”“你不是要灌醉我吧,”玛丽莎说,强装笑脸。“那就让我来调吧。”“我没意见,”拉尔夫说,双脚翘起搁在茶几上。“我要苏格兰威士忌。”玛丽莎来到酒吧,给拉尔夫倒了四指苏格兰威士忌,然后瞅准他没注意,拿出药片掰成两半扔进酒里。可惜它们并不溶化。她又捞出来,用酒瓶底碾碎了再扔进去。“要帮忙吗?”拉尔夫远远地问。“不用,”她说,又给自己倒了一点点白兰地。“来了。”拉尔夫接过酒,坐回沙发。玛丽莎挨着他坐下,绞尽脑汁琢磨他会把钥匙放在哪儿。如果她贸然向他要,不知他会怎么想,那样太冒险。要是他看出自己知道了真情,恐怕会强留下她来。反过来,只要她能找到钥匙,就还有机会。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脑海:他大概把钥匙放在裤袋里了!不管多令人恶心,她还是依偎上他,挑逗地把手搁在他大腿上。是了,隔着薄薄的华达呢她可以感觉到钥匙。问题是怎样才能拿到手呢?她咬着牙,仰起脸,引他来吻。等他用双手搂住自己腰时,她的手指滑入他的裤袋,屏住气,勾住钥匙圈,轻轻向外拉。钥匙叮地响了一声。她狂烈地吻起他来。感觉他真的动情了,她决定孤注一掷。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她默默地祈祷,抽出了钥匙,塞进自己的衣袋。拉尔夫显然已把杰克逊要来一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要不然就是以为做爱是叫玛丽莎安静下来的最好办法。不管怎么,是让他停止的时候了。“亲爱的,”她说。“我不想扫你的兴,可是药性开始发作,我觉得非去睡不可了。”“就睡这儿好了,我抱着你。”“我倒是不在乎,可是待会儿你就得抱我上楼了。”玛丽莎从他的怀抱里抽出身来。他殷勤地扶她上楼进了客房。“你不想让我陪你吗?”他问。“对不起,拉尔夫,我快要昏过去了。让我睡吧。”她强挤出一丝笑容。“等药性过了也不迟嘛。”为了不再多说,她和衣就上了床。“要不要一件睡袍?”他仍不死心。“不,不,我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吧,需要就叫我,我在楼下。”一等他关上门,玛丽莎就踮起脚走过去,听他下了前楼梯,就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她记得不错,外面是阳台。她竭力不弄出响声,滑入温暖的春夜。头顶是一碗倒扣的星斗。树木黑黢黢的只见轮廓,纹丝不动。远处,一只狗叫了几声。接着,她听见了汽车声。她赶快观察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离地面的柏油车道约十五英尺高。跳不下去。阳台被一道矮栏围着,翻过去便是前廊的延檐。左边,前廊顶接着城堡;向右,它伸向屋子的转角。她翻过栏杆,一寸一寸地爬向转角。可是前廊顶距拐角还有二十英尺便到头了。防火梯从三楼伸下来,可是够不着。转身爬回阳台,听见刚才的汽车转上了拉尔夫家的车道。玛丽莎趴在屋檐上,心想车道上的人只要一抬头准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车灯透过树丛,扫过屋子正面,洒了她一身光斑,然后停在前门台阶边。听得见车门开了,有人说话了。似乎并不激动,显然还没看见她趴在屋檐上。拉尔夫来开了门。又是一阵嘁嘁嚓嚓的说话声,随后消失在屋里。玛丽莎沿着屋顶爬回来,翻过栏杆上了阳台,又钻回客房,轻轻开了通走廊的门。一上走廊,又可以听见拉尔夫的声音了,不过听不清说些什么。她蹑手蹑脚走向后楼梯。门厅里的灯照不到走廊的第二个拐角。玛丽莎不得不用手摸着墙走。过了几个黑着灯的卧室,转过最后一个弯,她看见了下面厨房的灯光。到了楼梯口,她踌躇不前了。这幢老式房子里的声响让人迷惑。她还能听见说话声,不过又多了脚步声,只是分辨不出它们来自哪个方向。就在此时,她看见下面楼梯端柱上的一只手。玛丽莎换了个方向朝上走去,到了二楼和三楼的当中,听见下面有一块楼板嘎叽作响。她犹豫了。心怦怦直跳。下面的脚步声无情地逼近。那人到了二楼,转上走廊奔前屋而去。她这才敢喘气。她继续上楼,被每一点声响吓得心惊肉跳。顶楼佣人的住处关着门,但没上锁。她悄无声息地穿过起居室到了卧室。她猜想防火梯就在外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拉起窗户,她翻过去,落在单薄的铁格栅上。一向怕登高,这时只有鼓起勇气,站直身子,战战兢兢向下走。一步一阶,先右脚,再左脚。到得二楼,听见屋内激动的说话声、砰砰的摔门声。黑着的屋子也相继亮了灯。他们发觉她逃跑了。玛丽莎一个劲地催促自己赶快。转过二楼的平台,被黑黢黢的一堆铁家伙堵住了去路。用手摸了摸,意识到那是最后一层楼梯被收了上来,以免被窃贼利用。她焦虑地试着找出放下的机关。这时她看见了身后的一个大砝码。她轻轻地把一只脚放上第一级铁梯。铁梯发出一阵金属的叽嘎声。知道别无选择,玛丽莎把全身重量都移过去。轰隆一声巨响,铁梯射向地面。她跑了下去。脚一沾地,她甩开双臂,直奔车库。屋里的人一定听见防火梯落地的声音,转眼就会追来。她奔向车库边门,巴望它没有上锁。如愿以偿。可是当她推开门时,听见屋子的后门也打开了。她咬咬牙,步入车库的黑暗之中,把门关死,转身向前刚跨了一步,便撞上了拉尔夫的300SDL奔驰。她摸着门,拉开,滑人驾驶座,拿钥匙一阵乱插,好歹插进了点火器。转动了钥匙,仪表盘亮了,发动机却声息全无。这时她想起拉尔夫告诉过她,柴油发动机必须等一个橘黄色的灯亮过后才能发火。于是她把钥匙转回来,再向前转半圈。橘黄小灯亮了。玛丽莎等着。听见有人升起了车库正门,便把四扇车门全锁上了。“快、快!”她咬着牙催促着。橘黄小灯终于灭了。她转动钥匙,使劲一踩油门。发动机轰地一声咆哮起来。有人把车窗拍得噼啪乱响。玛丽莎挂上倒挡,把油门一踩到底。一秒钟的静止之后,这辆大轿车便朝后一冲,把玛丽莎甩到方向盘上。车朝门外射去,玛丽莎拼命撑住方向盘。两个人忙不迭地闪向两边。车歪歪斜斜在车道上狂倒,轮胎吱吱直叫。到了屋子前面了。玛丽莎赶紧刹车。晚了。车尾咚地撞上了杰克逊的汽车车头。玛丽莎换上前进挡,满以为这一下便自由了,不料一个彪形大汉趁这片刻的停顿,扑上了汽车前盖。玛丽莎踩下油门。轮胎吱吱地空转,并不前进。车尾似乎被什么东西挂住了。她把倒退和前进挡来回挂了两次,就如陷在雪地里那样把车颠摇了两下。只听一阵金属撕裂声,她的车向前疾射,甩掉了前盖上的家伙,歪歪斜斜冲出车道。“没戏了!”杰克说着从杰克逊车底下钻出来,擦着手上的油污。“她把你的水箱撞破了,”他对杰克逊说。“没有冷却液,即使发动了也没法开。”“真该死!”杰克逊说着下了车。“那个女人就像有魔法护身似的。”他怒气冲冲地看着赫伯林说。“我要不是等你手下的蠢货从飞机场来,而是直接来这儿的话,局面就不会如此了。”“嗯哼,”赫伯林说。“你又能把她怎样呢?跟她讲道理吗?你需要乔治和杰克来对付她呀。”“可以开我的450SL①,”拉尔夫建议说。“不过那只能坐两个人。”①一种奔驰牌高级跑车。“她已开出老大一截,”乔治说。“追不上了。”“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来的。”拉尔夫抱歉地说。“我给她吃了十毫克镇静剂让她睡觉的。真见鬼!”他发觉自己昏昏欲睡了。“你想她会去哪儿?”杰克逊问。“她不会去警察局的,”拉尔夫说。“她已经草木皆兵了,尤其是这个时候。她可能会试一下CDC。她好像说过有一个包裹在那儿。”杰克逊看了一眼赫伯林。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支接种枪。“还是派杰克和乔治去吧。”赫伯林说。“她肯定不会回家。艾尔挨了她那一手,这两个小伙子正迫不及待要为他报仇呢。”离开拉尔夫家十五分钟之后,玛丽莎才冷静下来,忧虑起身在何处了。这一路她不知随意转了多少弯,为的是不让人跟踪。同时也迷失了方向。她只知道自己很可能绕了一个大圈子。看见前方街灯处有个加油站,她便开过去,摇下车窗。一个小伙子戴顶亚特兰大勇士队的棒球帽走出来。“请告诉我这是哪儿,好吗?”玛丽莎问。“这儿是壳牌加油站,”小伙子说,打量着车上的伤痕。“你知道你的两个尾灯全碎了吗?”“我知道,”玛丽莎说。“艾默里大学知道吧。能告诉我怎么走吗?”“小姐,你刚参加了撞车比赛吧!”他说,摇头惊叹。玛丽莎又问了一遍,他才给了个含糊的方向。十分钟后,玛丽莎开过了疾病防治中心。大楼看上去平静如常。但她还没确定自己该干什么,谁可以相信。她曾想找个好律师,但不知如何选择。麦奎林当然不能用了。她现在能想出的可信任的人唯有一个,就是从世界卫生组织来的法克里医生。他肯定与阴谋集团无关,又恰好下榻在桃树广场。问题是,他会相信自己吗?会不会只是打个电话给杜布切克或CDC其他人,又把她送回追捕者手中呢?恐惧逼得她做了一个她以为是唯一合乎逻辑的选择:去取回那支接种枪。那是她唯一的铁证。没有它,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自己。她还拿着塔德的出入证。既然他与医生行动大会无牵连,出入证大约还有效。当然,也有可能警卫不让她进楼。玛丽莎壮起胆子,转入车道,停在CDC大门过去几步之遥的地方。万一有人阻拦,她可以跳上车就走。通过警卫室前门,看见警卫坐在桌前低头看一本纸面简装小说。听见有人,他抬起头,脸上并无异样的表情。玛丽莎咬着下嘴唇,故作大方,提笔在登记簿上签了到,然后抬起头,预备回答警卫提问。可是警卫仍然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你在读什么呀?”玛丽莎说,有意掩饰自己的紧张。“加缪①的小说。”①加缪(1913-1960)法国小说家,戏剧家。代表作有小说《局外人》、《鼠疫》,剧作《卡利古拉》等。嗬!她不想再问那是不是他的《鼠疫》了。她走向主电梯,意识到警卫的目光还追随着自己,便按了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转过身,警卫果然还在瞪着她。电梯门一关拢,警卫就抓起电话听筒拨了号。一听有人接,立刻说道:“布卢门撒尔医生刚刚签进,坐电梯上了楼。”“好极了,杰罗姆。”杜布切克说,声音沙哑,仿佛是累极了或是生病了。“我们马上就到。不要再让任何人进去。”“一定照办,杜布切克医生。”玛丽莎下了电梯,站了几分钟注视着电梯的指示灯。两架电梯都停在原处。楼里阒然无声。证实了无人跟踪,她走向楼梯,下一层,出楼上天桥、进病毒楼,转弯来到那扇安全钢门前。她屏住呼吸,塞入塔德的出入证,打入暗码。片刻的停顿。她真害怕警报器会突然鸣响,却只听见门锁开动的咔嗒声。沉重的大门开了,她走进去。打开电闸,转动空气密封门上的圆盘,进入第一间屋子。她没有换消毒服就直接走向下一间。当她穿上尼龙密封服时,心里还没有主意培德会把那支接种枪藏在哪儿。杜布切克疯狂地开着车,不到万不得已连转弯也不踩刹车,红灯也不停。车里还有两个人。约翰坐在前座,手紧紧地拉着门把。麦克在后座,无法避免地被摇来晃去。三个人都脸色凝重,生怕到迟了。“到了,”乔治说,指着“疾病防治中心”的标志牌。“那就是拉尔夫的车!”他加了一句,指向停在半圆形车道上的奔驰。“看来幸运终于回到我们这一边了。”他决定开进街对面谢拉顿汽车旅馆的停车场。乔治抽出一支S&W.356麦格依①,查了查是否每个弹槽都上了子弹,然后开门下车。手枪垂贴着大腿,不锈钢枪管闪闪发光。①一种威力极大的大口径左轮手枪。“你真的要用那管大枪吗?”杰克说。“它他妈的会太响的。”“要是刚才你在前车盖上她开着车乱转时,我手中有这家伙就好了。’矫治咬牙切齿地说。“走吧。”杰克耸了耸肩,也下了车。他拍了拍后腰,触到了自己的贝雷特自动手枪枪柄。那才是优雅的武器呢。玛丽莎手握输气管,匆匆钻进最后一道通往特级实验室的密封门,接上中央送气阀,环顾四周。那个死里逃生之夜她帮助制造的混乱已收拾干净,无迹可寻。可是那场景却栩栩如生地浮现在眼前。玛丽莎颤抖起来。她只想赶紧找到包裹,立刻离开。可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就跟在一切实验室一样,这儿有数不清的地方可以藏下那么个小包裹,从何下手寻找呢?玛丽莎先从右边开始搜寻,打开柜门,拉出抽屉……走了一半,她突然直起身来。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她到了中央实验台,走向控制罩。塔德一向认为那是他的一块小天地。控制罩下的搁板上有瓶装的化学试剂、纸巾、塑料垃圾袋、崭新的盒装玻璃器皿及各种用具,可是没有看上去像她的包裹那样的东西。她正想走开,突然朝控制罩玻璃里面看了一眼。在塔德的仪器后面,她刚好能辨认出一个深绿色的塑料垃圾袋。玛丽莎拧开罩上的电扇,抽出正面玻璃,然后小心翼翼地避开塔德的仪器,提出那个袋子。里面果然是一个联邦捷运公司的包裹。为了确证,她又查了一下标签,正是她写给塔德的。玛丽莎把包裹放进一个新的塑料垃圾袋,仔细封了口,把用过的袋子放回罩内,玻璃也归回原位。回到中央送气阀前,她匆匆解下输气管,朝门外走去。现在是去找法克里医生或其他可以信任的上级部门的时候了。她站在消毒莲蓬头下,耐心地等着。它由自动定时计控制,只有等它按部就班地操作。到了下一间屋,她费力地脱着密封服。拉链不断地卡住。用了好大力气拉了几下,总算给脱下了,但她的便衣也被汗水浸透了。杜布切克的车吱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CDC大门正中。三个人鱼贯而下。警卫杰罗姆已拉开一扇玻璃门等着了。杜布切克没有耽误时间问问题。他知道,要是玛丽莎已走,警卫一定会告诉他的。他直奔已等在那儿的电梯,按了三楼。其余两人紧紧地跟着他。玛丽莎刚走上天桥,只见主楼的门开了,冲出三个人来。她赶紧转身,奔回病毒楼。“站住,玛丽莎!”有人喊道。听上去像杜布切克。噢,上帝!他也在追捕自己吗?她把门锁上,四处寻找藏身之地。左边是电梯,右边是楼梯。没时间衡量利弊了。等杜布切克撞开门,只看见电梯的指示灯表明正在下行。三个人又奔下楼梯。此时,玛丽莎已到了一楼大厅。知道杜布切克就在身后,玛丽莎明白自己没有时间在出主楼时再装模作样蒙混警卫了。警卫的脑袋从书本上抬起,只见她像闪电般掠出了大门。他站起身,愣了一愣。等到醒过神来,想到杜布切克也许希望他强行拦住玛丽莎时,哪里还有她的踪影!到了外面,玛丽莎把包裹换到左手,右手摸索着拉尔夫汽车的钥匙。她先听见叫喊,接着是CDC大门乒乒乓乓打开声。她好不容易把汽车门拉开,弯下腰,滑向驾驶座。她全神贯注在逃脱杜布切克的追赶,以至于一分钟后才感觉到身边的座位上有人,后座也有人。更糟糕的是,一支巨大的左轮手枪正指着她呢!玛丽莎想抽身而退,可是全身仿佛注满了铅,沉重得不听使唤,眼睁睁地看着那支枪向上抬起,指向她的脸。她看见一张半明半暗的脸,听他说了句“再见”。抢发火了。轰地一声震天动地。时间凝止了。玛丽莎渐渐恢复意识,感到自己躺在什么舒服松软的东西上。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已被抬进CDC的大厅,放在了沙发上。闪闪的红、蓝警灯把大厅照得有如花俏俗丽的迪斯科夜总会。像是有很多人进进出出。她迷惑不解地又闭上眼睛,心想那个拿枪的人不知怎样了。“玛丽莎,你怎么样?”她的眼皮颤巍巍地睁开。杜布切克正俯身向着自己,一双乌黑的眼睛罩着一层忧虑的阴云。“玛丽莎,”他又呼唤道。“你好了吗?真担心死人了。当你终于让我们认清了事实,我们就害怕他们会对你下毒手。可你老是不在一个地方多待,弄得我们没法找到你。”玛丽莎还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说话呀,”杜布切克恳求道。“他们伤了你吗?”“我还以为你也有份,也属于那个阴谋集团呢。”她挣扎着就说出这么两句。“我就怕你这么想。”杜布切克咕哝道。“不是说我不该受这样的怀疑。我只顾维护CDC的声誉,以致忽视了你的意见。不过请相信我,我跟那个阴谋毫无关系。”玛丽莎抓住他的一只手。“我想,我也一直没有给你机会好好解释。我只顾着破坏各种各样的纪律了。”一位救护员过来。“这位女士想去医院吗?”“你说呢,玛丽莎?”杜布切克问。“去一下吧,不过我觉得我没什么事。”另一个救护员过来,帮着扶她上了担架。她说:“听到那一声轰响,我还以为自已被打中了呢。”“不是,我通知了联邦调查局。是他们的人开了枪,打中了准备杀你的凶手。”玛丽莎颤抖了一下。杜布切克伴送玛丽莎的担架走向救护车。玛丽莎抓住他的一只手

更遗憾的消息是,媒体事后发现,无人机出事的地点位于亚特兰大哈兹菲尔德-杰克逊(Hartsfield-Jackson Atlanta)国际机场周围的禁飞区内。

www.337.net,遇难者名为Ruff Fitzgerald Teasley,他29岁的弟弟Calvin回忆,当时无人机落在了树上,下班回来的哥哥抽出一根长棍试图将无人机捅下来,结果不小心碰到了电线,导致触电死亡,他还被甩到了附近的水沟里。

www.337.net 1

关于无人机的具体型号,暂时还不清楚。

尽管医护人员赶到后做了努力并将Teasley很快送往医院,但于事无补。

本文由www.337.net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8节 暴发 【www.337.net】罗宾·科克

上一篇:华为偷的韩国技术?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