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孙立平:转型陷阱,中国面临的制约
分类:律法谈话

  第三,转型陷阱的概念可以使我们更明确地意识到改革遇到的实质性问题是什么。现在改革处于停顿状态,我觉得问题不仅仅来自于既得利益集团,更重要的来自于在改革当中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滥用了改革,败坏了改革的声誉,使得相当一部分民众对改革失去了基本的认同。现在很多人都在呼吁重新形成改革共识,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形成改革共识已经相当困难。

清华大学凯风发展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今天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我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建利益均衡机制和基础秩序

第二,“以政治体制改革再造社会活力”。

  转型陷阱特征是权力与市场结合

而这份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主笔撰写的报告指出,中国现在最需要警惕的,不是上述两者,而是“转型陷阱”。

  第六,转型陷阱的概念有利于澄清笼罩在左与右争论上的迷雾。在转型陷阱的背景下,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改革与保守,前进与倒退的问题,甚至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左与右的问题,转型陷阱形成了混合型体制,这个体制最大的特征是权力和市场结合在一起。

在新的世纪走完10年后,国内的观察家说“中国社会的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则认为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最新的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社会建设带有根本性的问题,但是这个社会建设最主要的是要解决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我觉得有六大问题:

不管哪一条路,报告呼吁,有四大措施是“不可回避”的:

  改变社会力量对比打破僵局

报告认为,可能走出“转型陷阱”的道路只有三种:一是由政府实施改革顶层设计,并有相应的力量推动;二是利用现有可能的因素推动社会力量的发育,使社会力量成为打破现状的动力;三是在矛盾和危机推动下的被动改变,“但这要取决于既得利益集团的自省和觉悟”。

  问题五:促进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制的建立与完善。

在这种判断的基础上,“大维稳”模式形成了。它将社会的大小事都与稳定联系起来,“动员社会资源进行全方位维稳,将一些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常规化、体制化,使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

  问题四:要形成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的制度化方式。现在人们都在强调社会矛盾多,社会矛盾尖锐,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中国最主要的问题,问题是缺少制度化的办法来化解社会矛盾。

清华大学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研究报告”——

本文责编: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data/48912.html

报告指出,用“维稳”的理由拒绝实质性改革,是“转型陷阱”的典型逻辑。“僵硬的维稳思维以及大维稳模式,最终结果往往反而是激化社会矛盾,甚至把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矛盾演变为对体制的怀疑和怨恨。”

进入 孙立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孙立平:转型陷阱,中国面临的制约

上一篇:逆向停车被撞谁的责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