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四个月大婴儿注射疫苗后死亡 药监局介入调查
分类:律法谈话

www.337.net 1

孩子注射疫苗1个多小时后哭闹

1月13日,陕西省户县济任医院急诊科病房,因吞服安眠药被收治的当地人李尊伟,浮肿着眼,躺靠在病床上,默默盯着右侧输液管一滴一滴往下落。

昨日10时许,沈阳市铁西区艳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前围着数十名市民。

视线下方,他缠上胶布的手边,是穿着粉色棉袄的女儿欣欣,这个刚满三岁的孩子,在病床边兀自玩着,走得很小心,没走几步就要用两手撑在病床上,双腿后撑,略成弓形。

一位姓田的大爷安静地站在一边,在记者的询问下,他只说:“我孙子死了……”

为着这个罹患脑脊髓膜炎的孩子,李尊伟心力交瘁地奔走一年多。他坚持认为,女儿的病与发病前约一个月注射的乙脑疫苗有关。

快过年了,田大爷本在凤城老家盼着,此时,与孙子提前见面,却阴阳相隔。

他的疑问聚焦在不被生产商承认的疫苗批号上。

www.337.net,当记者见到石女士时,她怀里抱着死去的外孙子,她哭着讲述了事情的经过。1月28日11时许,她同女儿带宝宝去打百白破疫苗和脊髓灰质炎疫苗,“打上针的时候大概是11点半。带着外孙子离开时大约12点钟。下午1点钟左右的时候,孩子就不停地哭闹、尖叫,没过一会儿就嘴唇发青……”家人看情况不好,赶紧将孩子送到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但是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诊断为:呼吸循环衰竭。孩子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钟。

而政府部门给出的回复是,因工作人员登记笔误,将其他正确批号错误登记为该批号,并鉴定疫苗和其女儿的病症并无直接关系。

是否询问健康状况,各执一词

这一结论不能完全让李尊伟信服,但奔波了一年多的他现在不想再纠缠了,他只盼望着早点拿到补偿金。

石女士说,孩子刚4个多月大,叫田宝。昨日,田宝的妈妈没有出现,“她情绪激动,几乎哭昏过去,来不了。”

1月18日,李尊伟接到户县信访局通知,让他19日过去开会,协调补偿事宜,“赔偿金额从之前我提的100万到他们中途削减到10多万;最后双方口头协商至30万。”他说。

“当时给注射的大夫并没有问什么,直接就给扎了。”石女士说,这次是田宝第二次注射百白破疫苗、第三次使用脊髓灰质炎疫苗,“第一次来注射百白破的时候,大夫也没问啥,只是看到孩子脸上有红点,然后说等几天再扎。”

父亲“寻死”

给田宝注射疫苗的大夫白世光表示当时询问过孩子是否健康,家长表示孩子是健康的。

回忆起1月10日那天的事,李尊伟表情平静。

铁西区艳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长关丽艳说:“按要求医生在给每个孩子注射疫苗之前,都会询问孩子的身体状况。因为每天来注射的人有100多个,所以一般只是简单询问孩子身体是否健康等。”

那天下午三点多,李尊伟喝了半斤白酒,拿着托人找来的几十片安眠药来到县卫生局,要求见局长,兑现之前政府承诺的30万元补偿金。

家长拒绝尸检,双方仍在协商

“局长出去开会了。”二楼一位科室工作人员告诉他。李尊伟不死心,直奔四楼局长办公室。

沈阳市疾控中心副主任董桂华表示,因为目前孩子死亡原因不明,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可以通过尸检查明死亡原因。一旦查明是疫苗的原因致人死亡,那么相关部门会给予家属一次性赔偿。但是家属们拒绝了尸检的建议。

他看见了局长,连忙跑过去。“我之前见过局长,但现在他不承认是局长,说他只是副局长,‘不管这个事’,说完就溜进厕所”。

“尸检是查出孩子死亡原因的重要程序,如果查明不了原因,是没办法得到补偿的。”董桂华说。

失望的李尊伟一手从兜里掏出安眠药瓶,一手拿着矿泉水瓶,大吼:“你们不解决,我就把药吃下去!”

目前,涉事医院仍在与死者父母进行协商。

卫生局七八个工作人员合力阻拦他,没用,一瓶药片哗啦全倒进嘴里,“吞了60片安眠药,因为激动,我连药纸都嚼了”。李尊伟回忆说。

最新进展

现场的人都慌了,卫生局工作人员立即把他送到济任医院抢救。

铁西区同批号百白破、脊髓灰质炎疫苗暂停使用

“我们当时对他的病情鉴定是轻度酒精中毒,并结合安眠药中毒。”13日该院急诊科当班大夫对本报记者说,李当时神情亢奋,不停打手机,七八个人将他摁住,让大夫给他洗胃。

孩子的突然死亡,让田家人接受不了。

“按理人只要吞下20片安眠药,半小时内必然昏迷,但他一直都很清醒”。这位大夫由此推测,“他不是真的自杀,只是想以此要挟。”

昨日11时许,艳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已经对外关闭。

而李尊伟的说法是,自己来医院后“半个多小时就昏迷了”。

沈阳市铁西区卫生局、沈阳市疾控中心、沈阳市铁西区疾控中心、公安机关均介入调查此事。

对于儿子的激烈举动,李的母亲曹树珍的心是揪着的,“他性子太烈,我们之前一直怕他做出傻事来”。

当日给田宝注射疫苗的白世光大夫说:“这孩子当时来的时候状态挺好,打完针后在医院观察了半小时也没发现异常。按照程序,在给孩子注射疫苗之前,家长也签署了一份《预防接种询问及知情同意书》,告知了家长孩子注射疫苗后可能出现的正常反应以及异常反应。”

事实上李的冲动并非仅此一次。去年10月19日,在连续多日求见卫生局长无果后,李找推车运来四车土,挡在卫生局大门口,并拨打了110。结果被警方处以10天行政拘留。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瘸腿的孩子

对此,沈阳市铁西区卫生局副局长周松表示,孩子死亡距离注射疫苗仅2个多小时时间,因此怀疑事故与疫苗相关。但是最后结果须要通过对疫苗的来源、储存、使用是否规范,尸检以及在抢救医院进行取证等环节一一调查后才能得出。

李尊伟的冲动来自他刚满三岁的欣欣。

目前,铁西区同批号的百白破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已被封存,暂停使用。对于需要近日注射此两种疫苗的家长,会稍有延期,请等待通知。

2009年12月16日,欣欣由奶奶曹树珍带着到涝店镇皇甫村三组卫生室,注射了一针乙脑疫苗。

追问

28天后,2010年1月15日晚,欣欣突然抽风,小胳膊举在胸前,浑身像筛糠一样抖。

疫苗质量是否存在问题?

一家人赶紧将孩子送往县城医院抢救,之后又转往西安市森工医院,但查不出确切病因,四五天后遂转往第四军医大唐都医院,住院两周。

药监已介入对疫苗质量的具体检测

那一个多月孩子几乎没有知觉,躺在病床上不动弹,只能靠奶粉和输液维持生命,大小便也失禁,大夫初步判定是脑瘤,“由于孩子太小,又始终昏睡,无法手术,到最后,医院下病危通知书了”。

昨日17时许,沈阳市铁西区卫生局防疫科科长宋莉称,通过调查了解,涉事的百白破疫苗的生产厂家是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批号为20110529-1;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生产厂家是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批号为201203020-12。两种疫苗均由省卫生厅统一采购,由市疾控中心统一运送到各区疾控中心,然后由各个社区医院统一到区疾控中心领取冷藏包领取疫苗。根据调查,涉事医院属于政府办的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有相关资质。

医院找来专家会诊。当得知孩子患病前打过乙脑疫苗后,专家们断定孩子的病因可能是注射疫苗后的不良反应,确诊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膜炎”。

百白破疫苗生产日期为2011年5月2日,脊髓灰质炎疫苗生产日期为2012年3月22日,两种疫苗保质期均为两年,因此,两种疫苗均在保质期内。“根据检查,涉事医院将疫苗均放在了冰箱里,以冷藏、冷冻两种方式保存,符合标准。”宋莉说。

“接种狂犬病、天花等疫苗后,可能出现该病症,主要影响脑和脊髓”。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实用内科学》在对“急性播散性脑脊髓膜炎”的介绍中称。

“目前来看,程序上是不存在什么问题的,对于疫苗质量的具体检测,药监部门已经介入,暂时需要等待结果。”宋莉说。

病因既明,专家们遂取消手术,对症下药,几个月后,孩子开始能说话,面部有了表情,双臂开始会动,但下肢仍不听使唤。

其他孩子注射疫苗是否有事?

迫于高昂的医疗费,到了去年4月底,李家将孩子带回家休养。

同批号疫苗使用者未出现异常反应

回到家,曹树珍学着医院护士的样子给欣欣按摩,每个手指、脚趾、大小腿、胳膊关节各按摩一百下,早晚各一次。

昨日下午,铁西区卫生局对各下属20多个社区卫生中心进行了汇总。同批号脊髓灰质炎疫苗,铁西区共有400余人使用过,没有异常反应。同批号百白破疫苗,铁西区共8000余人使用过,没有异常反应。

慢慢地开始有了效果,孙女开始抬腿,由大人拉着走。到去年7月,孩子自己能走了。

而沈阳市预防接种信息平台数据显示,同批号脊髓灰质炎疫苗,沈阳市共有1600余人使用过,没有异常反应。同批号百白破疫苗,沈阳市共20000余人使用过,有三例发热。

尽管如此,直到现在,孩子走路仍然不稳,稍一用劲,腿就打弯,“腿到了晚上经常疼,必须用热水敷,捋捋关节,不然腿就是扭的。”曹树珍说。

以往是否出现过类似事件?

奶奶也留意到孙女其他变化。“生病前,欣欣听到电话响,就知道自己拿起电话,见到外人就叫叔叔阿姨。稍高的桌子也能爬上去,自己能端碗吃饭”。

十年以来铁西区从未出现过类似事件

本文由www.337.net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四个月大婴儿注射疫苗后死亡 药监局介入调查

上一篇:老人就诊花4700余元未见效【www.337.net】 多项检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