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陈传兴摄影展《未有烛而后至》:以伦理之光烛
分类:艺术

3月27日下午,陈传兴摄影展《未有烛而后至》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大厅开幕。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行人文化实验室主办,策展人为刘潇、翁桢琪。这百余幅底片被从台湾带到法国,再带回台湾,连最亲密的家人都没有见到过。在今天,以陈先生独特及坚守的祈请,我们终于等待到这百余幅作品的首次露面。本次展览也是陈传兴个人精神史第一部,计划中十年内还将有四场个展。

陈传兴先生和与会嘉宾

陈传兴,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总监制,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台湾清华大学副教授。长期耕耘美学、哲学、精神分析与影像论述等领域,重要著作包括有《忧郁文件》、《银盐热》、《木与夜孰长》、《道德不能罢免》,以及主持翻译《精神分析词汇》,与阮义忠之《摄影美学七问》其中五问回答等。曾于1975年于台北举办摄影个展《芦洲浮生图》、2009年于广州美术馆第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举办摄影群展。

以自然之光、伦理之光来烛照当下

展览名称未有烛而后至引自《礼记少仪》。少年执烛立于暗夜长路等待未知陌生宾客,为迟到的赴宴者引路,指明位置,但不能指名。夜宴的主人向迟到的宾客介绍已在座者,少年默然倾听等待宾客入座后,重复等待和引路;此即少仪,少年成长仪式,礼与伦理关系的学习和实践:少年尚未是迎纳宾客的主人,他只是延迟的伦理关系见证者。

这个光是怎么样的光?陈老师反复阅读列维纳斯的文本,用伦理之光代替了启蒙之光。这个烛光不是启蒙的照亮,而是微弱的伦理之光,它忽明忽暗,它可能可以照亮,也可能将你变得更晦暗。此处的光还是自然的光。关于光影的描写中,最有名的就是近代日本古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它极大部分是来自于中国,特别是来自于宋朝的茶道里特有的一种闪烁,将中国的光跟生活的美学完完全全的融为一体,这是他们最想追求的。可是在中国,因为经过漫长的改变,特别是在当下,当下是很混乱,很急躁,很浮动不安的,我们其实遗忘了曾经有过一段时期,是那么安静,那么优雅,那么和缓的去享受光。这种光不只是烛火,甚至是生命里面的光,甚至是可以化为的生命里面的甘泉,其实我想这是一个更好更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翁桢琪:艺术最应该具有的就是无限性

陈传兴老师的摄影作品常采用电影的手法,以三联作、四联作的形式呈现。《招魂四联作》的四张影像作品有着拓印般的颗粒感,在黑白灰的色调中,呈现丧事仪礼中的生死对话。展览营造了一种冥界召唤的境遇,本身也是对等待、消失、死亡等状态的讨论,生命本就如此,是一列在单行道上快速行驶的列车,一路看到的风景也有快有慢,展览展出的只是我坐在生命列车上看到的风景,是我经历时间的碎片整理,陈传兴说。

招魂四聯作II

悼亡是陈传兴摄影作品的重要核心之一。死亡和哀悼究竟表现的是什么?策展人翁桢琪认为,幽冥世界,就是彼岸。就像陈老师自己在《木与叶孰长》里面谈到的,死亡本身是一个极限,所谓的极限就是说你可能跟它照面,但是又无法接近,人和极限之间的距离需要反复填充,你可以以各种方式去接近它,填充它。照面的那个东西,在这里表现为影像,影像是什么,每个人都有影像,每个人生下来有意识的时候就有影像,这个影像在你面前展开的时候是什么呢?它可能就是世界的尽头,但是它如何展开那个无限性呢?可能需要你的生命,需要你的各种信息,你对外部世界的各种关系,来构造起一个极限和无限的关系,艺术今天应该具有的东西就是无限性。

本文由www.337.net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陈传兴摄影展《未有烛而后至》:以伦理之光烛

上一篇:圣约翰2019澳大利亚悉尼艺术品拍卖会www.337.net-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